首页 > 情感 > 正文

(良堂)救赎(十)
2019-02-20 13:30:0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忙了个通宵,刑侦大队办公室里横七竖八躺着一个个不动弹的尸体,要不累趴在桌子上要不靠在椅子上仰头酣睡着,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满满的全是疲

忙了个通宵,刑侦大队办公室里横七竖八躺着一个个不动弹的“尸体”,

要不累趴在桌子上要不靠在椅子上仰头酣睡着,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满满的全是疲惫。

孟鹤堂昨晚跟烧饼喝完酒之后也是直接回了办公室,熬了一宿头也是一阵昏昏沉沉的,

揉了揉疲惫酸涩的眼角,实在有些忍受不了不由得放下手中的文件夹站起身想要去冲杯咖啡来喝,

却脚下有些许不稳差点儿趔趄摔倒在地,好在一旁正准备起身去厕所的九芳一把扶住他,要不然那可就糗大发了。

“谢谢。”

孟鹤堂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感激的笑。

“孟哥,你脸色很差啊,要不要先回去歇歇啊。”

孙九芳看着面前脸色有些苍白的那人,不由得蹙眉关切说道。

“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

孟鹤堂拍了拍九芳的肩膀,笑得毫不在意。可能也是昨晚喝完酒在外面吹了太久的风,有点儿着凉了。

孟鹤堂摸了摸有些热的额头,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抬脚进了茶水间。

查了一宿,今天也是走访了马辛明一家的亲朋好友以及周边的邻居。

马辛明为人亲和,平日里除了做做慈善参加参加一些企业之间的酒会之外,

那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公司和家。基本上是没有与人结怨的可能,

即使是商场上的竞争,哪也没有恨到要下灭门的毒手。

李雯雯虽是女强人,但在为人处事这方面也是没少围了人缘,

基本上没有不夸她能干会相夫教子的,也没有什么可以结仇怨的人。

马琳才不过刚毕业几年的女孩儿,有一个门当户对的男朋友,两人也是感情深厚,现在正准备谈论结婚事宜,

而且马琳聪慧温婉,善良体贴,是大家心目中的大家闺秀,平时是从未跟人红过脸,更不用说结仇了。

小儿子马宇才十岁,更没有什么人际关系了,难道还会因为他抢了谁家小孩儿的玩具遭人嫉恨,灭了门?可笑。

周九良抬手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有些无奈的哀叹。

抬手接过秦霄贤递过来的尸检报告,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努力聚精会神的看进去。

“我现在能给你的肯定的时间线,那就是第一个死者,是头颅被砸碎导致其死亡的女主人,李雯雯。

第二个,是从楼上坠楼死亡的小儿子,马宇。

至于马琳和马辛明,暂时分不出是谁找谁后,两人都是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而且死亡时间接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秦霄贤蹙眉抱胸依靠在桌边,一双疲惫的困顿眼眸带着淡淡青色眼圈静静望着坐在椅子上的周九良,

声音干涩暗哑,也是忙于验尸忘记喝水的缘故,

正想去倒杯水润润嗓,一只手从他的身侧伸出,递过一杯温热的水。

“谢谢孟哥。”

秦霄贤顺着手臂看过去,是孟鹤堂,不禁扯了抹笑,笑声接过。

周九良蹙眉合上文件,略有些暴躁的将文件扔到桌面上,

扒了扒头发,重重的倚回座椅上。

查了一夜,问访了一上午,却毫无所获,这种感觉很是无力啊。

疲惫的瞪着一双通红的眼呆呆望着天花板,大大小小的案子破了不少,

像这样一点儿头绪都没有的还是头一遭,一定还有什么没有查到,或是被遗漏了。

孟鹤堂也是看着那人躺在座椅上一脸疲惫无神的模样不禁有些心疼,

轻叹口气拿过桌上的糖果撕开塞进那人口中,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抚慰道:

“做警察的就是这样一点儿一点儿扒,运气好的,可能两三天就抓住了罪犯,运气差点儿的,可能十年二十年罪犯还在逍遥法外。

我们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抓,也算是不愧对于死者和其家属。慢慢来,别太逼自己了。”

这刚准备抽手,直接被那人一把攥住了手腕,孟鹤堂视线回转,

望着那个躺在椅子上嘴里含着糖眼睛直勾勾瞪着他的小卷毛,不由得扯了抹无奈的笑,问道:

“怎么了?”

“你有点儿不对劲儿。”

周九良握着那人的手腕,掌心下那片有些烫热的皮肤不禁让他蹙起了眉,

抬眸扫视着那人略有些苍白的脸和一双带着血丝的水润迷蒙的眼眸更是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你发烧了?”

刚才那人往自己口中塞糖果时那有些灼烫的指尖不禁让他心中起疑,以往那人的手哪有热过的时候。

之前接触过几次,每次都是冰冰凉,哪会这么暖热。

孟鹤堂摸摸自己的额头,好像是比早晨更热了点儿。

“要不吃点儿退烧药吧,我那儿有。”

秦霄贤放下杯子,说着正想去拿,直接被周九良一语制止。

“不用了,我送他去医院。”

周九良冷着一张脸拿起桌上的钥匙直直拉着那人的手腕出了办公室门。

看的秦霄贤一愣一愣的,一直是工作起来不要命还强拉着下属一起加班的周九良啥时候这么体贴了?

以往那人有个病有个灾儿的,直接扒他的抽屉嗑几片感冒药再上阵奋斗。

今儿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秦霄贤扒着窗帘往天上看,雾蒙蒙的一片,好像要下雨了。

凉凉的秋风吹的人直打颤,秦霄贤抱着胳膊不禁抖了抖,

他也去喝包板蓝根吧,这个天儿感冒,真不好受。

孟鹤堂被周九良直接给按进了副驾驶,本想出声说自己没事儿,吃点儿退烧药就好,

只是被那人甩过来的一道冷冷的眼刀给硬生生又逼了回去。

也就安静的任由那人给他扣上安全带,发动车开向了市医院。

也是正好凑巧,碰上了正准备下班的张云雷,一听说孟鹤堂发烧了,

直接带路去挂了吊瓶拿了药,并且带回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的休息间让他好好睡上一觉。

最近感冒发烧的多,挂吊瓶那儿的休息室人太多,空气又杂,也是怕孟鹤堂不舒服,

张云雷直接扶着那人的胳膊,让周九良举着吊瓶回了办公室。

张云雷体贴的为孟鹤堂盖好了被子并嘱托让他好好休息随后示意周九良一起出了房间。

周九良刚才就注意到了,桌上的那个工作牌,心理科主任,张云雷。

感情站在自己面前这个瘦高个是心理医生?不像啊。

那副清清瘦瘦的模样,一双弯弯月牙眼,笑起来特别暖人心房,鼻梁上架着一个金框眼镜,

一身斯文书生之气,说他是民国时期教书先生还差不多。

年纪看起来比他还年轻,这就坐上了主任的位置?

张云雷当然也看出了周九良眼里的怀疑和惊诧,

淡然一笑,伸手示意着那人坐到接待室的沙发上,

转身给他倒了杯水递到他的面前,随后曲身坐到那人的对面。

“不用怀疑了,我是医生,而且正如你所看到的,心理医生,张云雷。”

声音悦耳轻柔,如泉水叮咚一般,让人听的很是舒适。

周九良尴尬的抿了抿笑,抬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你是小哥哥的上司?”

张云雷弯着眼眸询问道,虽是在笑,但眸中的审视与戒备是一丁点儿都没消减。

“是,我叫周九良,我们俩也住隔壁。”

周九良放下杯子,抬眸大大方方的回视过去。

“久仰,之前听小哥哥提起过你。我叫张云雷,是孟鹤堂的好哥们。”

张云雷淡淡一笑,开口自我介绍道。

就在两人还在继续聊天的时候,休息室内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响,

顿时两人心下一惊,赶忙站起身急匆匆开门冲了进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身边的“荒野狼”
下一篇:3D游戏的开山鼻祖,金字塔顶端的杰作——《塞尔达传说·时之笛》

分享到: 收藏